您好,欢迎您访问广东中保安泰实业有限公司网站!
热门关键词:
河源保安公司
河源保安服务
河源保安服务公司
河源保安服务有限公司
中保安泰河源分公司
推荐方案

外资企业保安服务

明星护卫:蔡依林

国营企业保安服务

同类文章排行
最新资讯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 - 中保安泰资讯中心 - 一线保安

一缕书香传承好家风——走进文明家庭之马宏杰家

发布时间:2017年6月12日 来源:www.heyuanbaoan.com 点击次数:2823 次

认识马宏杰缘于他的文章。他的文字风轻云淡,无论写人或是叙事,给人的感觉总是轻松自然的,完全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。

行业中优秀的宣传者

1998年,马宏杰加入广东省河源市保安公司。那时保安公司成立不久,一切工作都在起步阶段,宣传工作更是不例外。时任保安公司总经理的贾荣功看准了马宏杰这个年轻人,对其精心培养,马宏杰的写作水平得到了迅速提高。入职后不久,他独自执笔完成《热血铸就保安魂》长篇通讯,刻画了一个个热血保安的人物形象,该文在《河源日报》刊登,使保安的社会形象得以提升。

2003年后,马宏杰先后获得“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工作者…‘宣传工作先进个人…‘优秀通讯员…‘优秀编辑”等荣誉30余次。他撰写的《大联防整出个大治安》入选广东省委宣传部、省委综治委、广东省记者协会联合举办的“石化杯”有奖征文比赛,并获得一等奖。《狠抓消防监管构建和谐名镇》荣获中国管理科学院主办的首届“中国科学发展与人文社会科学优秀创新成果”一等奖。

马宏杰不仅宣传稿件发表众多,书法、摄影作品同样多次获奖。他的书法作品《人中龙凤》《保驾护航》等入选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第十八、十九届书法展,并获得优秀奖。摄影作品《守护》《巡逻》《保麦功夫》等在媒体刊登。自2014年以来,马宏杰代表保安系统多次到广州美院进行学术交流。

从小养成的读书习惯

马宏杰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,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,母亲务农。因父亲、伯父都是教师,家中的图书很多,从识字起,他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书迷。有些书看起来似懂非懂甚至根本不懂,却也勾起了他对读书的欲望。慢慢地,读书成了他的爿惯。

他说,小时候,最大的喜好就是看书。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总嫌自己的书包“重量”不够,偷偷地把父亲的马、列、毛选及《老三篇》“武装”到自己的书包内。其实那些书籍在当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“天书”,怎么也看不懂的。他还常常因念白字、错字而惹了不少的笑话,诸如把“斧头”读成“爷头”,将“颁”字分开读成“分页”等。还有一次,他拿了一张五角的纸币,上面有中国人民银行的字样,读成了“中国人民银行(xing)”,惹得高年级的同学捧腹大笑。

因为喜欢书,读书、购书、藏书成了马宏杰的“嗜好”。马宏杰小时候有一次,父亲给他20元钱去镇上买东西,路过新华书店门口他就拐了进去,倾其所有买下了《岳飞传》《说岳全传》《精忠岳传》等三套有关写岳飞事迹的小说。钱都买书用了,父亲交待的事情他自然没有办成,父亲知道后也是哭笑不得。

参加工作后,买书和藏书依然是马宏杰最大的嗜好。他说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书。”他的书斋名就是“醉书斋”,包含着醉心于读书、醉心于书法之意。书橱上陈列着《中国通史》《中国十大名著》《资治通鉴》《二十五史》《楚辞》《诗经》及唐涛、宋词、元曲等。据他透露,书房里的藏书涵盖了文、史、哲、法律、艺术等门类,达到了近万册之多。

厚积薄发,这是一个千真万确颠扑不破的真理。作文、为艺概莫能外。多从书中汲取营养,才能下笔有神。否则,就是无本之源,无本之木。马宏杰从小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,为他的宣传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好父亲是他的人生导师

“我有—个好父亲,他是我的人生导师,没有他老人家的言传身教就没有我今天的成绩。”提及去世了的父亲,马宏杰满怀思念之情。“我的父亲是一位乡村小学校长,是一位受人敬重的教师。自小受父亲耳濡目染,我才养成了读好书的习惯和不争但要有为的性格。”

196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村支书找到马宏杰的父亲,请他担任村里的民办教师,待遇是每天给一个工分。马宏杰的父亲先是犹豫,在生产队劳动一天还能挣两个工分呢。但是,想到村里娃娃们没学上的情况,他立刻答应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手持教鞭,登上了三尺讲台,开始了他漫长的教学道路。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“忠诚党的教育事业”写上了他教科书、教案本的扉页,也扎根在他的心里。40多年的教学生涯,他以自己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,走过了风风雨雨、坎坎坷坷。

80年代初,一声春雷,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,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,人们的思想意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。和他一起登上阱台的同事们,纷纷下海“弃教从商”,并且很快发家致富。而他,在清贫中熬过了,他的工资从8元、15元到30元、80元、120元。直至由“民办”到“公立”后的900余元的漫长过程。在这艰难的跋涉途中,他连连创下优质教学奇迹,连年被评为优秀教师,一步步走过了由教师、教务主任、校长的漫饫岁月,用实际行动践行着“忠诚党的教育事业”这一人生追求。

2003年秋,马宏杰的父亲正在讲台上讲课时突然感觉到一阵晕眩,慢慢地歪倒在讲台上失去了知觉。经诊断,他是因为劳累过度患上了神经性颈椎病、脑梗塞、高血压等病症。教育部门的领导为他的健康着想,出资找了一名代课教师替他上课。可是他却非要从自己的薪水中为那位教师开工资。直至2007年去世,代课老师的费用全部是马宏杰父亲的工资支付的。

“一丝一缕当思来之不易。”这是马宏杰父亲经常说的一句口头禅,他的勤俭持家,他的俭省节约是全村的典范。“我小的时候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可是在父亲的‘财政控制’下,我家的一切开支全部按照‘开有凭、收有据、日清月结、精打细算’的原则进行。就连我的学习用具、衣着穿戴也不能和同等条件下的孩子攀比,只能与不如自家条件的孩子抗衡。可在接济邻居方面,父亲却表现出了大方和慷慨。不论是谁家有事,他都会跑前忙后,借物借钱给他们,遇上经济条件困难的家庭,他手一挥,免了。对私人如此,对公事也是如此。”

“笨鸟先飞。”也是马宏杰父亲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“父亲的文凭不高,但是教学水平尤其是语文这门学科是他的拿手好戏,低调的他曾经自豪地说,他的文化都是后天努力得来的。父亲喜欢看书,喜欢写字。每到我放学回家,父亲不是看书就是写字。但是他从来没有借给我一本书给他人阅读。一次,我好奇地问他,您这么喜欢帮助别人,怎么不借书与人啊?父亲给我讲了‘借书一痴,还书一痴’的俗语。”

“父亲看书,喜欢眉批。凡是他看过的书,圈圈点点,有时候还在上面成行甚至成页的写出一些心得。而且他看书不会只看一遍,他会三遍五遍的反复看一部书。他说,‘一知半解’是读书的大忌,切忌贪多求全、不求甚解。父亲的这些教导至今还在我耳边萦绕。”

“父亲在世的时候,每逢回家看他,父亲叮咛我最多的就是工作。他教导我要听从命令,服从指挥,要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,要及时把可敬可爱的保安队员的先进事迹报道出去,要做到报纸上有名、广播里有声、电视上有影。父亲,一直这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、感染着我、教育着我。我能够至今笔耕不辍,一方面是喜欢,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父亲。”马宏杰如是说。

一个家庭中,最为美好的景象,莫过于闲暇之余,一家人或各拥一书静读,或围坐共论一书,谈人生,谈感悟。这种书香中共同享受的家庭熏陶,是家风形成、传继与发展的最优美环境。马宏杰受到父亲的影响,好渎书、善写作,他的儿子受到他的影响,也是一个好学上进的好学生,一缕书香在他的家中代代传承。